bet356体育投注网-bet356亚洲版在线体育投注

珠江流域水生态环境保护“十四五”规划思考

[《环境保护》2021年第19期], 国研网 发布于 2021/11/12


珠江流域的水生态安全关乎2亿多珠江人民的福祉,关乎区域乃至国家的高质量发展布局,具有重大战略意义。本文在总结珠江流域水生态环境保护工作进展的基础上,分析目前珠江流域水生态环境保护仍存在水环境质量达标不稳固、水资源循环利用率不高、水生态条件恶化等问题,从而基于“一湾、一带、三区”空间布局,提出珠江流域“十四五”规划设想,即推进粤港澳大湾区陆海统筹综合治理,维护珠江—西江经济带清水走廊水生态安全,在南盘江、粤西桂南、粤东三个重点区域推进“三水”统筹重点治理,形成珠江流域生态环境保护和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双赢”新局面,实现与“建设美丽中国”目标的有机融合。

摘要:珠江流域的水生态安全关乎2亿多珠江人民的福祉,关乎区域乃至国家的高质量发展布局,具有重大战略意义。本文在总结珠江流域水生态环境保护工作进展的基础上,分析目前珠江流域水生态环境保护仍存在水环境质量达标不稳固、水资源循环利用率不高、水生态条件恶化等问题,从而基于一湾、一带、三区空间布局,提出珠江流域十四五规划设想,即推进粤港澳大湾区陆海统筹综合治理,维护珠江西江经济带清水走廊水生态安全,在南盘江、粤西桂南、粤东三个重点区域推进三水统筹重点治理,形成珠江流域生态环境保护和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双赢”新局面,实现与“建设美丽中国”目标的有机融合。

关键词:珠江流域,水生态环境保护,十四五规划,三水统筹,陆海统筹

珠江流域涉及滇、黔、桂、粤、湘、赣、闽、琼八省(区)及香港、澳门两个特别行政区(本文规划范围不包含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丰富的水资源保障了沿岸地区经济社会的发展,孕育了粤港澳大湾区、珠江—西江经济带和海南自贸港等国家重点战略区域。珠江流域的水生态安全关乎2亿多珠江人民的福祉,关乎区域乃至国家的高质量发展布局,具有重大战略意义。

流域的水环境问题须从流域全局出发进行统筹考虑,建立流域整体管理理念,深化环境管理体制改革,制定相关公共政策,强化流域水环境监督管理。目前,我国的水环境管理思路已经从以行政区为管理单元逐渐转向从流域层面进行生态环境管理[1]。七大流域海域生态环境监督管理局的正式成立,进一步体现了从流域层面进行生态环境管理的转变。本文在总结珠江流域水生态环境保护工作进展、水生态环境现状及存在的主要问题的基础上,提出珠江流域水生态环境保护空间布局——“一湾、一带、三区十四五规划设想,为形成珠江流域生态环境保护和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双赢”新局面打下坚固基础,助力“美丽中国”“美丽珠江”建设。

珠江流域水生态环境保护工作进展

“十三五”以来,珠江流域各级政府高度重视水污染防治工作,围绕水污染防治攻坚战重点任务,坚持科学治污、精准治污和依法治污,实施最严格的生态环境保护制度。在水生态环境保护方面取得了显著成效及宝贵经验。

“十三五”治水成效

水环境质量明显改善。“十三五”期间,珠江流域共开展181个河流断面和14个重要湖泊(水库)的国考水质监测,2020年国考水质优良(达到或优于类水质标准)率达90.6%类水质比例从2016年的51.9%增加到2020年的68.5%,增幅明显,国考断面劣V类水体实现全面消劣。十三五以来,珠江流域水环境治理取得显著成效,水环境质量大幅改善,人民群众对水生态环境的满意度不断提升。

饮用水水源保护成效显著。2020年,珠江流域内县级及以上饮用水水源地规范化建设完成率为94.3%,其中,珠江流域内贵州省、广东省、湖南省、江西省的县级以上饮用水水源一级保护区内违法建设项目和建筑已基本清理整治完毕,排查整治完成率达100%。珠江流域集中式生活饮用水水源地水质达标率达到了96.9%,饮用水水源质量得到保障,大幅提升了珠江流域居民的饮水安全水平。

污水处理能力明显提升。“十三五”期间,珠江流域新建生活污水处理厂超过283座,新增污水处理能力超过1031.90t/d,新建管网超过4.1km。截至2020年年底,珠江流域生活污水处理设施已覆盖2045个建制镇,覆盖率达到了93.7%,污水收集、处理能力明显提升。

“十三五”治水经验

坚持党政同责,构建治水新格局。2016年以来,流域内各级党委、政府高度重视碧水攻坚工作,相继出台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城市黑臭水体治理攻坚战实施方案等相关政策文件,高站位、实举措推动水污染防治攻坚。建立河长制工作体系,全力推进黑臭水体整治、重点河流综合治理、饮用水水源地保护专项行动等工作,系统解决突出水生态环境问题,珠江流域内水环境质量实现历史性好转。

补基础短板,减少污染物排放。“十三五”期间,珠江流域各地方政府对市政排水管网开展全面摸查溯源,积极填补污水处理能力缺口,补污水收集管网短板,提高管网覆盖率。

强化流域协调,系统治理跨界河流。“十三五”期间,珠江流域各省(区)政府积极推进水污染联防联控协作机制建设,相继签署《粤桂九洲江流域跨界水环境保护合作协议》《关于汀江—韩江流域上下游横向生态补偿的协议》《共建“粤西美丽江河”合作框架协议》等文件,为有效解决跨界重点河流清理问题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珠江流域水生态环境保护的主要问题

“十三五”以来,流域各省(区)高度重视水污染防治工作,在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的科学指引下,以改善水环境质量为核心,围绕水污染防治攻坚战重点任务,实施最严格的生态环境保护制度,水生态环境质量明显改善。但水生态环境保护工作仍存在水环境质量达标不稳固、水资源循环利用率不高、水生态条件恶化等问题,距建设“美丽珠江”的目标仍有差距。

在水环境方面的问题

“十三五”期间,珠江流域水环境质量有所改善[2],但基础仍需夯实,局部河段污染问题依旧严重[3]。珠江流域510个县级及以上集中式生活饮用水水源地水质平均达标率为94.7%,超标水源地分布在云南、广西,主要超标项目为总大肠菌群、菌落总数和铁,饮用水环境风险防控能力有待加强。局部水污染依旧严重,南盘江、大湾区、粤西桂南及粤东沿海诸河国考断面水质刚消除劣V类,达标基础不稳固,巩固十三五水质改善成果、夯实基础、实现水质目标只能变好、不能变差任务艰巨。

在水资源方面的问题

珠江流域水资源时空分布极为不均,汛期径流量约占年径流量的80%,上游及支流丰枯变化剧烈,部分河流水资源开发利用强度过高,一定程度上挤占了生态流量[4]十三五期间,珠江流域各省(区)落实国家节水行动方案,节水成效显著,但仍存在中水回用比例低、生态流量监管薄弱等问题。根据《2019年珠江片水资源公报》,珠江流域农田灌溉水有效利用系数由0.47提高到0.507,但仍远低于世界先进水平(0.70.8)。城市污水回用比例低,广州、深圳等发达城市污水回用比例仅为20%左右,远低于国际先进节水国家水平(日本、韩国均处于30%以上)。流域内生态流量监管薄弱,西江、韩江等干流共建有168个梯级,缺少配套的生态流量监测设施,支流小型电站开发占比大,大部分为引水式小型水电站,坝下减脱水河段现象较为普遍。流域内主要河流、湖泊出现断流干涸情况的共有4处,分别位于南盘江、北盘江、昌化江以及红河流域,断水河段长度共33.39km。其中,南盘江天生桥二级电站拦河坝到发电厂房出现脱水,断流长度达19.75km

在水生态方面的问题

珠江水系由于人工捕捞、水污染、大型水利工程建设以及航道整治等人类活动影响,鱼类等水生生物种类及数量大幅减少,生物多样性下降,生态条件呈恶化趋势[5]

珠江上游高原湖泊因水质污染、富营养化、湿地面积受侵占、生态水量被挤占等问题,湿地生态功能严重受损,其中星云湖、杞麓湖、异龙湖富营养化严重、藻类水华频发。珠江三角洲天然滨海湿地显著萎缩[6],人工湿地明显扩张,其中滩涂开发和围填海活动导致河口水域的红树林和盐水沼泽被占用,湿地景观的破碎化程度不断加剧。

流域特有的土著鱼类资源亟须保护。各江段的渔获物组成发生变化,原记载在南北盘江中分布广泛的白属鱼类目前被餐、越南鲇等小型鱼类取代,中游渔获中原常见的乌原鲤、石鳜显著减少,现以斑鳠、巴马拟缨等定居鱼类为主,四大家鱼在中下游和三角洲河段的比例显著下降;洄游性种类在中上游段消失。

“十四五”总体规划设想

针对珠江流域水生态环境现状及存在的主要问题,结合流域特色和地方实际,基于“三水”统筹方针,“十四五”期间重点打造珠江流域“一湾、一带、三区”的水生态环境保护空间布局,即重点推进粤港澳大湾区陆海统筹综合治理,维护珠江—西江经济带清水走廊水生态安全,在南盘江、粤西桂南、粤东三个重点区域推进“三水”统筹重点治理,形成珠江流域生态环境保护和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双赢”新局面,实现与“建设美丽中国”目标的有机融合。

“一湾”——粤港澳大湾区

粤港澳大湾区是我国开放程度最高、经济活力最强的区域之一,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区域,在国家发展大局中具有重要战略地位。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的重大决策。“十四五”期间,要加强陆海统筹,深入打好水污染防治攻坚战。

在水环境方面,粤港澳大湾区应重点补齐城镇生活污水处理及配套设施建设短板。加强深圳河(湾)、前山河、洪湾水道、湾仔水道、十字门水道、虎门水道、崖门水道等跨界水体涉及的珠三角城市群及港、澳相关区域的污水收集与处理、城乡黑臭水体治理和雨污分流建设,到2025年县级以上城市建成区实现雨污分流管网全覆盖。加强湾区陆域水环境污染治理,提升入海河流水质,通过珠江口六市的总氮摸底调查、入海河流汇水范围内消劣以及一河一策总氮削减方案的实施,大幅降低陆源污染物入海通量,到2025年力争入海河流全面消除劣V类水体,削减入海总氮。完成入海排污口排查整治,推进入海排污口溯源整治和分类管理,构建和完善港口、船舶、养殖活动及垃圾污染防治体系,加强水产养殖污染防控,完善湾区内港口环保设施建设。

在水资源方面,加强生态流量监管,提高中水回用率。在国控、省控断面增设流量监测设施,建立生态流量实时监控系统;有条件的城镇污水处理厂加快推进提标改造,尾水用于河道生态补水、城市绿化、道路清洗、建筑施工、消防等,逐步提高湾区再生水利用率,确保至2025年再生水利用率达到30%以上。

在水生态方面,加强粤港澳大湾区河湖缓冲带及湿地生境恢复。推进广东珠海横琴国家湿地公园、茅洲河湿地公园、广东惠州潼湖国家湿地公园典型湿地生态系统修复和保护工程;强化深圳河、茅洲河等入海河流岸线整治修复和生态化建设,到2025年,全面建设和修复盘龙河、清水河、融江、鸡啼门水道、茅洲河等69条以上重点水体的河湖缓冲带,高标准建设水碧岸美的万里碧道,在主要江河沿岸、河口地带营建生态缓冲带,修复拓展河涌两岸、环湖(库)滨水生态空间,构建水网绿色生态廊道,增加公众亲水空间。严守海洋生态红线,持续改善海岸带生态功能;建设美丽海湾,率先将红海湾、大亚湾、大鹏湾、深圳湾、滨海湾等建设成“美丽海湾”样板。

“一带”——珠江—西江经济带

作为珠江主干流的西江上接云贵、纵贯两广、下通港澳,历来是连接西南和华南的“黄金水道”,包括广东的广州、佛山、肇庆、云浮4市和广西的南宁、柳州、梧州、贵港、百色、来宾、崇左7市。以珠江西江流域为依托的区域为国家重要战略区域,是珠江三角洲地区转型发展的战略腹地,也是我国首个直接联系东西部地区的跨省区、跨不同发展阶段的区域战略布局。根据流域的特征,统筹考虑珠江西江上下游关系,推进西江上游沿江地区在重点领域加快发展,形成流域协调联动发展新格局。

在水环境方面,提高沿线各地市污水处理能力,减少流域污染排放,实施农村面源污染综合治理。重点加强大藤峡库区各地市的源头管控,解决大藤峡库区水质达标不稳定问题;开展排污口排查整治,控制城市径流污染,减少合流制溢流污染。

在水资源方面,加强西江干流生态调度,保障生态流量。完善城市再生水利用体系,加强干流各水利工程间的水系连通,保证天峨、梧州、高要、义昌江岑溪断面生态流量;保证梧州断面压咸流量达2100m3/s;恢复梧州、贵港、河池等地5.34km减脱水河段。

在水生态方面,修复河湖缓冲带,解决黔江段综合性水生态环境问题。持续推进来宾合山洛灵湖国家湿地公园、忻城乐滩国家湿地公园共15.692km2的建设。针对黔江段被淹没的重要鱼类水生生境,开展生态修复,逐步恢复乌原鲤等土著鱼类的种群数量。加强龙滩、岩滩、大藤峡等湖库的富营养化控制。推进大型库区跨地市污染物的协同治理,保障龙滩、岩滩等库区富营养化指数﹤50

“三区”之南盘江综合治理区

南盘江流域作为云南创建全国生态文明建设排头兵的关键区域,涉及昆明、玉溪等重要城市,包括滇东南喀斯特区、珠江源头区和5大高原湖泊等国家重要生态功能区。

在水环境方面,加强南盘江及高原湖泊流域范围内城镇污水处理设施建设,加快推进农村生活污水治理设施的建设和完善;继续开展阳宗海砷污染防治;控制污染物入河湖量。

在水资源方面,针对干支流减脱水河段的生态需水要求,科学制定水电站、水库生态流量下泄目标,加强南盘江生态流量监控,确保南盘江干流八大河控制断面月均最小下泄流量目标及支流黄泥河长底乡段、岔江2个断面生态流量目标的实现。巩固最严格水资源管理制度,提升流域再生水循环利用率,保证高原湖泊最低生态水位。

在水生态方面,推进河湖生态修复,恢复生态功能。推进昆明宜良县、玉溪华宁盘溪镇等主要农业生产区的38km河湖生态缓冲带和人工湿地建设。开展珠江源保护区石漠化修复,文山普者黑、清水江文山州段等河湖河岸缓冲带生态修复工作。开展南盘江水生态本底调查工作。建设环湖湿地,强化湖滨带缓冲功能,完成杞麓湖1.84km2水生植被恢复。针对暴发藻类水华的星云湖、杞麓湖、异龙湖,开展水华生物控制研究,实施以渔控藻、以渔净水的生物治理;开展湖体内源污染物清除工作,有效降低内源污染风险。加强抚仙湖水生态基础研究,保障科学治湖,维持优良水质。划定并严格管控万峰湖岸线,明确开发与保护功能岸线位置。推进万峰湖网箱养殖内源污染调查与治理,完成内源治理面积约3000km2。建立跨界协同保护机制和生态补偿机制。

“三区”之粤西桂南综合治理区

粤西桂南区域作为我国近海生态环境保护的重要区域,是大陆对接东盟的海上重要门户,粤西地区位于广东省“一核一带一区”区域发展新格局沿海经济带的西翼,桂南包括广西的钦北防三市,是广西的出海通道。粤西桂南诸河主要包括钦江、南流江、九洲江、鉴江等。

在水环境方面,补齐城镇、农村生活污水处理缺口,针对农村污水处理设施运行不稳定的问题,强化资金和技术保障,加强运行维护,确保其稳定运行,出水达标。同时开展污水管网和入河排污口排查整治,探索农业废弃物资源化综合利用机制。开展南流江、钦江、廉江河、沙铲河、武陵河等河流沿岸畜禽养殖等农业面源污染治理,推进生态养殖模式,加大水产养殖池塘标准化改造。加强饮用水水源地风险管控,深化联防联控。完善饮用水水源地周边村镇污水处理设施及垃圾收集设施,建立南流江总江口水源地突发环境事件预警体系,加强环境事故监测预警能力建设,提升智能化管控水平。

在水资源方面,优化水量调度,实施河道生态补水。恢复九洲江,南流江干、支流生态流量,确保杨梅河的杨梅(二)断面生态基流达标。

在水生态方面,针对有条件的河道实施汇水区强化人工湿地工程、岸带植被—土壤生态修复工程、水生态原位修复与治理工程,改善河湖水生态。

“三区”之粤东综合治理区

粤东地区位于广东省“一核一带一区”区域发展新格局沿海经济带的东翼。

在水环境方面,针对粤东诸河水质长期存在超标的问题,“十四五”期间以黑臭水体的长治久清为主要任务,加速管网建设,力争消除练江青洋山桥、枫江深坑等劣V类水体。合理使用榕江汕头内海湾环境剩余容量,推动榕江和海湾水质全面达到环境功能区划要求,实现美丽海湾建设的水清目标。

在水生态方面,开展河岸带水生态修复。加强流域内现有湿地的保护,恢复汕头牛田洋、潮州饶平红树林湿地公园面积191hm2,建设汕头潮阳区、苏埃湾次生红树林、汕尾黄江河河口、公平水库入库支流等人工湿地面积77hm2,切实保护好湿地动植物资源,提升湿地质量,增强湿地生态功能。推进陆海统筹,加强滨海湿地保护。从岸线景观美化角度出发,以建设沿海岸的防护林带、红树林保护带、滩涂和湿地的方式进行岸线和滩涂生态修复,恢复滨海湿地生物多样性。

保障“十四五”规划实施的建议

为确保实现“十四五”规划目标和任务,打造珠江流域“一湾、一带、三区”的水生态环境保护空间布局,全面落实规划方案,推进各项措施的落地实施,需因地制宜确定符合珠江特色的流域生态环境管控要求,发挥生态环境行政主管部门的监管职能,注重与地方的协调联动,构建流域海域统筹、地方落实、协同推进的工作格局。

针对珠江流域“十四五”水生态环境保护工作的开展,提出以下建议:一是强化地方政府水环境保护责任,明确规划实施的组织体系,落实“党政同责”“一岗双责”的要求,推动流域水环境综合治理工作有序开展,强化流域管理机构对水生态环境保护规划的指导和约束作用,确保实现水质考核目标;二是健全地方性法规、标准,完善水生态环境保护法规体系,加快水生态环境保护制度建设;三是加强流域监督管理,探索多形式水生态环境保护体制机制,对珠江流域“十四五”时期生态环境保护工作实施“清单制部署、项目化推进、一张图监管、动态化评估”四项措施;四是建立跨流域、跨区域、跨行业的水生态环境保护协作及联动机制,明确流域层面和各省(区)的责任及分工,统筹水环境、水生态、水资源,推动流域上中下游的互动协作,增强各项举措的关联性,落实地方主体责任,将目标、任务、责任等清单层层落实。

参考文献:

[1]李干杰.坚持走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之路 扎实推进长江经济带生态环境保护工作[J].环境保护,20164411):7-13.

[2]刘智森.关于当前珠江水环境问题的几点体会[J].水文,200929S1):6-8.

[3]刘晓丹,张雪雁,刘珩.珠江流域近10a水质状况评价及污染特征分析[J].环境科学导刊,2018371):67-7089.

[4]苏训.珠江生态流量保障实践与思考[J].中国水利,202015):53-5543.

[5]王旭涛,刘威.珠江水生态现状及保护对策[J].水文,200929S1):113-115203.

[6]黄显东.广东省珠江三角洲地区中小河流水生态现状及修复对策初探[J].广东水利水电,20165):16-19.

黄鹤系本文通讯作者

© 天津科技网 版权所有
津ICP备05001152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302000961号